您现在的位置:昌黎一中>>学生天地>>优秀征文>>正文内容

《才过清明,渐觉伤春暮》

又一年清明时节,春风过境,天气本应转暖,却飘起了雪。那么反常。一如三年前的那场暮春。

思绪随着窗外飘起的雪,恍然间回到三年前。

我踏着回家的路,沐浴着清澈的阳光,像老人温暖的手掌,那温热,足以温暖整座心房。到了家,看到家人都不在,只有远在他乡的舅妈留在家中,我来不及惊喜舅妈的到来,问:“他们都去哪了?”舅妈顿了一下,说:“你太姥姥走了。”我是不愿意相信的,还在心里反复盘问自己:昨天还好好的,怎么会走呢?直到父亲载我回到老家,看见您全身被覆盖着血色的寿褥,如大梦初醒,跪在地上。我没有哭。我始终都觉得您依稀在啊。掀开寿褥的一角,您慈祥的温暖的面容那么安静。我轻轻触碰您的脸,期盼您体内的血液复而流淌,睁开眼再看看我,一如往昔。

几个昼夜匆匆离去,随着家人们的脚步,走向火葬场。看见您被推进去的那一刻,再也抑不住眼眶中打转的泪水,决了堤似的,歇斯底里的流淌。我再也抓不住您的手了,再也听不到您的琐碎唠叨了,再也无法躺在您怀里,听您哄我入睡悠长的歌声:“洪湖水呀,浪呀嘛浪打浪诶……”

一切来的都太突然。本晴朗的天,突然下起淅沥的雨。道路两旁伸展的枝杈像死神的手,朝着人们伸来,毫不客气。天空黑压压的,没有明媚的阳光,风夹杂着寒气,涌进骨髓。心感觉被死死箍紧,针刺般跳动。

转眼间,时过境迁。

又一个清明节,您的面容渐渐模糊,却又那样清晰浮现。我仿佛又看见您臃肿的身躯盘坐在床上,为我缝补着易破的校服。一切那么宁静,那么亲切,那么遥不可及。我注视着您的房间,良久。

我想,这便是清明的意义所在吧。那血浓于水的亲情,不至于被时间的洪流冲淡。让那束清澈温暖的光,持久地照在心底,照亮那阴暗的角落。

 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